banner
透过博弈论分析 Uber 局势理解 Benchmark 为何做出“囚徒”选择
2018-06-10 14:14
来源:未知
点击数:            

  Uber最近沸沸扬扬的事情,是早期投资机构Benchmark Capital将创始人卡兰尼克告上法庭。点很多,包括卡兰尼克对印度司机性侵事件处理不当、对公司内部性事件的以及最重要的,涉嫌窃取Google无人车的商业机密。更多关于争论的信息可以查看36氪之前的报道。

  Benchmark诉讼的核心是希望将卡兰尼克出董事会,从而主导公司接下来的动作,并尽快、最大化变现Uber的资产;而卡兰尼克本人是反对快速上市的。投资机构与创始人闹翻的事情非常少见,这篇文章参考Stratechery的博客发文,透过博弈论解释这种例外。

  两个囚徒在互相不能交流的情况下,可以选择在被问询时保持沉默或者对方:如果1)双方都保持沉默,那么两人均获刑一年;如果2)一方沉默而另一方对方,那么沉默者获刑3年、另一方获得;3)如果双方都对方,那么两人均获刑2年。(视觉辅助参考下图)

  囚徒困境导致的一个结果是,任何一方会认为对方是最佳的个人选择,因为在不知道对方选择了什么的情况下,选择保持沉默不能帮助自己从中获益。当双方都这么想而不合作时,就达到了所谓纳什平衡的状态——尽管这对的双方来说,是最糟糕的结果。

  囚徒困境是一个伟大的思想实验,但它对博弈论阐述有局限性。大学的Anatol Rapoport教授用重复游戏的实验展现了博弈论的另一种结局。当玩家可以开展多次囚徒困境的游戏、同时每轮游戏都可以参考之前轮次的结果时,结论与一次性的囚徒困境是完全相反的。高分玩家和低分玩家的区别在于选择善良的次数;善良玩家会成为长期赢家,即便某轮游戏可能因良而遭受损失,但是因良而获得的长期回报足以弥补短期损失。

  硅谷上演的是有百万玩家参与的重复游戏;没有人愿意第一个表现得不善良。投资人Marc Andreseen的说法是:我们通过那些成功的创业公司赚钱,通败的创业公司赚得声誉。红杉资本没能投资Facebook就是因为,Sean Parker——Facebook当时的总裁——和红杉资本的投资人Michael Moritz有恩怨:Moritz曾经作为Parker创立的公司Plaxo的董事,把Parker解雇了。投资机构广撒网就是为了抓住某些大鱼,没有人再想像红杉资本错过Facebook一样,错过下一条大鱼。每一位创业者,是重复游戏中的选择。

  在重复游戏中博弈了20多年的Benchmark Capital这一次选择了不创始人,这样的行为也似乎意味着Uber风波陷入了一次性囚徒困境。2007年至今,Benchmark投资过并成功退出的全部项目市值加起来有760亿美元,而Uber一家的估值已经达到了690亿美元。Uber游戏的价值相当于过去10年来上百场重复游戏,这几乎是无法重复的一次性困局。为了获取董事会主导能力、尽快推动Uber上市将资产变现,Benchmark毫不意外做出了而相对恶意的选择。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automag24.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