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判例】故意损毁财物法院变更为对执法的提示
2018-06-05 09:09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上诉人(原审原告),女,1979年6月14日出生,汉族,居民,住章丘市。

  委托代理人兰新(系上诉人之夫),男,1978年11月4日出生,汉族,居民,住章丘市。

  原审第三人李华,女,1973年6月15日出生,汉族,居民,住章丘市style=cousor:pointer﹥住章丘市。

  委托代理人郑(系原审第三人李华之夫),男,1970年11月26日出生,汉族,工人,章丘市style=cousor:pointer﹥住章丘市。

  上诉人因治安行政处罚一案,不服章丘市作出的(2014)章行初字第58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14年7月15日9时许,在章丘市龙山街道办事处兰家村第三人李华外,因邻里纠纷,原告将第三人李华种植于其房屋南墙外侧的蔬菜,经物价鉴定损坏价值为122元。被告依据《中华人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之,作出章公(龙)行罚决字(2014)00019号行政处罚决定,对原告处以行政五日。原告不服,于2014年11月10日以事实不清、适用法律条款错误、处罚过重为由,诉至原审法院,请求依法撤销被告作出的章公(龙)行罚决字(2014)00019号行政处罚决定,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条:“国务院门负责全国的治安管理工作。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机关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治安管理工作。”本案中,被告作为县级机关,负责其行政区域内的治安行政案件,具备主体资格。

  《中华人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盗窃、诈骗、哄抢、抢夺、或者故意损毁公私财物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本案中,被告提供的对原告的3次询问、对第三人的2次询问、对原告的婆婆田孝英的询问、现场照片等,能够原告损毁第三人蔬菜的事实。原告主张被拔除的蔬菜均为原告所种植,缺乏支持,原审法院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所作行政处罚是否处罚过重的问题。原审法院认为,因邻里纠纷,原告在未征得第三人同意的情况下将第三人种植于房屋南墙外侧的蔬菜,其行为已经构成故意毁损他人财物,依法应当受到相应的处罚。被告根据《中华人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的处罚下限对原告作出行政5日的处罚,该行政处罚与其违法行为及情节相当,并无不当。

  关于原告提出被告逾期作出处罚决定的问题。《中华人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九条:“机关办理治安案件的期限,自受理之日起不得超过三十日;案情重大、复杂的,经上一级机关批准,可以延长三十日。为了查明案情进行鉴定的期间,不计入办理治安案件的期限。”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中为了认定被蔬菜的价值,被告委托章丘市价格认证中心鉴定损失的价值,该鉴定的期间,不计入办案期限。且在实体上没有影响对原告行政处罚的性,并不足以导致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被撤销。

  故,被告依据《中华人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之,对原告处以行政五日的处罚并无不当。综上,被告对原告作出的章公(龙)行罚决字(2014)00019号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充分,程序,适用法律、法规正确。依据《中华人民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判决:维持被告章丘市2014年10月22日对原告作出的章公(龙)行罚决字(2014)00019号行政处罚决定。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负担。

  上诉人不服原审判决上诉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关于与李华两家争议土地的权属问题是引发本案矛盾的根本原因,原审法院对此并未查清。关于案发后涉案财产的损失情况,被上诉人未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进行现场检查并制作,致使损失无法认定。被上诉人委托章丘市价格认证中心作出的价格认证,无依据可言。上诉人被罚行为的性质、情节及社会危害程度认定错误,与李华的纠纷属于一般民事纠纷,且拔苗的原因是因李华认可给其家作物上喷洒农药,后又否认,出于所作出的行为,主观上无损害他人财物的故意,情节显著轻微,基本上无社会危害性,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条和第十九条的,应当减轻处罚或不予处罚。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依法撤销原审判决,撤销被上诉人作出的处罚决定,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章丘市答辩称,被上诉人作出的章公(龙)行罚决字(2014)00019号行政处罚决定,事实清楚,确实,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处罚适当,请求依法予以维持。

  原审第三人李华述称,章丘市依法作出的章公(龙)行罚决字(2014)00019号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完全,应依法予以维持。

  被上诉人向原审法院提交了以下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有:1、报案记录;2、受案登记表;3、对上诉人的传唤证;4、行政处罚告知;5、行政处罚决定书及送达回执,1-5用以证明被上诉人从受案到告知、裁决,完全按照法律程序进行的,程序;6、2014年7月15日对上诉人的询问;7、2014年8月20日对上诉人的询问;8、2014年9月9日对上诉人的询问;9、2014年7月15日对原审第三人的询问;10、2014年8月14日对原审第三人的询问;11、2014年7月18日对田孝英的询问;12、2014年8月22日对兰家村村主任李军的询问;13、涉案物品价格鉴定(认证)结论书;14、鉴定意见告知书;15、现场照片二张;16、查询上诉人无违法犯罪记录证明;17、上诉人、原审第三人的户籍证明信;18、2014年7月15日,被上诉人出警的视频资料3份;19、2014年10月15日,视频资料1份,证明被上诉人向上诉人出示鉴定结论书,上诉人签字,6-19用以证明本案事实清楚,确实,处罚适当;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一条、第四十九条。

  上诉人在起诉时向原审法院提交了以下:1、兰家村委会出具的证明一份,兰家村委会自2011年至今未调整土地,2013年修建水泥是在原有基上修建的;2、村委会原村干部吕、吕安勇的证人证言,自生产队解体以来,兰长芬即上诉人的公公分得了场园地,后村里从未进行过任何土地调整;3、原村干部兰长来、吕、吕安勇、吕安良的证言,自1983年兰家村生产队解体以来土地未进行过调整和征收,仍归各户使用;4、龙山出具的事件单,2014年7月16日上午上诉人因为自家场园地种植的棉花、绿豆等作物被人喷洒农药,要求机关处理,机关也已受理该案。

  原审第三人向原审法院提交了视频资料一份,用以证明2014年5月份上诉人原审第三人的宅,原审第三人报警后,出警的情况。

  以上、依据均经原审庭审质证并随卷移送本院。经过二审庭审质证,本院对的分析和事实的认定与原审法院一致。二审中,被上诉人向本院提交章公(龙)聘字(2014)第00002号、00003号鉴定聘请书两份,上述未在举证期限内提交,不能作为其作出被诉处罚决定的。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认定“因邻里纠纷,将李华种植于其房屋南墙外侧的蔬菜”,上诉人与原审第三人对此均无,且被上诉人对此也进行了调查询问、现场拍照,被上诉人认定上述事实的充分。上诉人虽对上述事实无,但对被上诉人认定的“经物价鉴定损坏价值为122元”有,认为鉴定报告中对被损蔬菜的面积、种类、数量的认定缺乏事实依据。被上诉人在向上诉人告知鉴定结论时,明确告知了上诉人“如对鉴定意见有,可以在三日内提出重新鉴定申请”,但上诉人并未提出重新鉴定申请,应视为对鉴定结论的认可。毁损财物的价值是被上诉人认定情节是否严重的标准,并不是违法事实是否成立的依据。上诉人认为其是涉案土地的使用权人,但未提交有效的,因此,上诉人以原审法院未查清土地权属为由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缺乏事实依据。

  《中华人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条:“治安管理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性质、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实施治安管理处罚,应当公开、,尊重和保障,的人格。办理治安案件应当教育与处罚相结合的原则”,上诉人是因原审第三人承认了其种植的作物,双方争吵后拔除了原审第三人的蔬菜,价值122元,情节特别轻微,被上诉人对上诉人作出五日的行政处罚显失。该法第十九条:“违反治安管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减轻处罚或者不予处罚:(一)情节特别轻微的;(二)主动消除或者减轻违法后果,并取得被侵害人谅解的;(三)出于他人或者的;(四)主动投案,向机关如实陈述自己的违法行为的;(五)有立功表现的”,依据上述,对上诉人拔除原审第三人蔬菜的行为可以减轻处罚或不予处罚。为有效化解邻里矛盾,本着教育与惩罚相结合的原则,对上诉人处以的行政处罚足以达到教育惩罚的目的。原审法院认定被上诉人作出的处罚决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显然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四)项、第六十一条第(二)项之,判决如下:

  二、变更被上诉人章丘市作出的章公(龙)行罚决字(2014)00019号行政处罚决定“对处以行政五日”为“对处以处罚”。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automag24.com 版权所有